游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李一诺:让自由、开放的竞争带来慈善的成功

时间:2022-4-15 14:37 | 作者:益盒Charity Box | 编辑:csrworld | 点击:2238
更多
本文内容摘自益盒 Charity Box《李一诺:让自由、开放的竞争带来慈善的成功 | 益盒对话笔记008》

李一诺,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分子生物学博士,现为一土教育、“奴隶社会”联合创始人,她从2011年起任麦肯锡公司全球董事合伙人,2015年至2020年担任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负责领导盖茨基金会中国团队,与中国的公共、私营及非营利部门合作,致力于解决中国及全球的健康、发展与政策领域的重要问题。

在盖茨基金会的工作

益盒 Charity Box:盖茨基金会每年花巨资支持各种实证研究。实证研究在公益慈善中有什么意义?

李一诺:当我们想推进某种改变,就好像一架机器的齿轮,都需要转起来才行。

在盖茨基金会,这被称为“变革理论”(Theory of Change)框架,其主要作用是定义改变如何发生。这个框架的逻辑非常直接;如果推动改变需要证据,就去研究证据;有了证据后,需要媒体报道和传播的话,就去推动传播;如果发现需要做公众教育,基金会就支持宣传活动;如果需要支持政策决策,就通过智库做相关研究,为决策提供参考;如果这些都有了,还需要召集人员开会,那就组织开会、做决议。

益盒 Charity Box:盖茨基金会十分关注成本效益,为什么?

李一诺:慈善中的成本效益是很重要的。资源是有限的,要解决大规模人口所面临的问题,需要寻找影响力高的路径。此外,慈善和商业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没有明确的方法论。商业创业会有各种商学院和项目教你怎么做;但慈善方面很少有这样的形式,尤其是国内的慈善行业,很少会衡量慈善的效果。



慈善不像创业有很多可衡量的指标,比如股东回报、股价等。慈善的回报更综合,不是纯粹的科学和数据分析能够完全衡量的,而是多维度的,认知的提升、社会共识的形成等都包含在这个维度里。

对中国公益的思考

益盒 Charity Box:第三次分配的语境下,公益在中国社会发展中的定位是什么?

李一诺:我觉得公益在中国很难,如果有定位,那就是:在细节里寻找可以努力的方向。

益盒 Charity Box:公益需要从商业中借鉴什么、警惕什么吗?

李一诺:我认为所谓的“学”,应该更多是向商业学市场。商业市场成功的原因是开放、自由、竞争。慈善世界中只有出现了有效的竞争,才会产生更好的方法论。比如公益盒子选择去衡量捐款的有效性,这样的衡量方式只有在自由的竞争环境中才有其必要性;在封闭、不透明、不自由的竞争环境中,公益组织可以自己通过媒体端阐述其有效性,而不需要第三方评估体系。

人才和思维方式也可以从商业中借鉴经验。比如企业做产品时,有一个漏斗式的获客模式,可以统计:多少人看了广告;看后多少人产生购买动机;有动机的人是否有渠道;渠道的价格是多少;客户群体可否细分;不同客户群的购买体验如何、售后怎么样;是否可带来更多用户;是否可能重复购买等等。这个思维模式和公益行业非常像,也是公益行业可以学的。同时,商业世界里,有很多公司会做市场教育。产品刚推出时没有人要,但可以通过教育逐渐培养市场。最显著的例子就是iPhone,它就是培育了一个从前没有的市场。这种思维方法、逻辑、推理和问题解决方法没有行业之分,同样地,领导力和组织形式也可以在不同行业间融会贯通。

衡量结果很难从商业里学习。社会问题的因果链条非常复杂,而且投入产出的结果不直观。比如,建立智库和开研讨会方面的投入,很难在短期内看到结果,但假如第五年才看到结果,难道就可以说前四年的投入是无意义的吗?不能。所以我觉得很难在慈善中用统计表简单衡量结果。

创建儿童友好的社区学校

益盒 Charity Box:一土学校希望培养“内心充盈的乐天行动者、理性创新的高效学习者”。这背后的思考是什么?一土学校看重什么教育指标?

李一诺:我们希望做一个儿童友好的社区学校。大家平常给教育赋予了太多教育之外的虚荣心需求,追求一些很虚妄的东西。现今社会,教育的问题导致成人内心焦躁,会在不知不觉中也向孩子传递这样的焦躁。

所以我创办一土学校,说到底,是希望创建一个儿童友好的社区学校。社区学校简单来说就是社区的中心,因为教育是一个社区行为,它是家长和教师共同建立的社区。

在一土,我们有一套评估指标“螺旋图”,从“认识自我、追求美好、沟通协作、学会学习、敢想敢做”五个方面进行讨论。这个评估指标在不同年龄有不同指数,衡量5岁孩子和10岁孩子的指数肯定不一样。同时,5个一级指标下还有20个二级指标,贯穿孩子的成长全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学会学习”这个指标虽然和学习有关,但更多的关注的是如何去学习,引导孩子们去学习“学习的习惯”。

如果一定要把教育说成“产品”,教育与其他产品的区别在于它带来的是一个人的整体体验,很难简单地进行指标化。比如如何设计学生主导的家长会,这个设计本身,就是评估的过程,也是教育的过程。

益盒 Charity Box:一土是一次相对精英化的尝试吗?在社会层面的定位是什么样的呢?

李一诺:如果将“精英”定义为,未来可以为社会作出更大贡献的群体、心怀天下的人,那么大方地说,精英化没有什么不好的。但在中国有很多语言陷阱,很多时候即使精英的定义是不明确的,大家给你扣上这个帽子,就可以否定你的很多努力。

李一诺和孩子们一起在一土学校的开学典礼上 图源:搜狐教育智见


在任何国家,大众教育一定是公立教育,即便是美国,私立学校也只有4%。但不能因为学校小众,就认为它是给有钱人办的。在一个社会体系里,改变总是从非常小的前沿开始的。美国有很多私立学校,他们有更多创新的空间,这些变化会慢慢倒推社会整体的变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2238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热点讨论
TOPIC
    2019目标守卫者报告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