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支付宝、众托帮、轻松筹的公益尝试

时间:2017-8-31 10:52 | 作者:公益时报 | 编辑:林玲 | 点击:5718
更多


有人说区块链是颠覆性的新技术,将为许多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变化,也有人说区块链俨然成为新诈骗的最佳噱头,但争议并未阻止其蔓延。当支付宝爱心公益平台率先为公益机构提供区块链技术;众托帮引入区块链,上线“心链”平台;轻松筹启动“阳光公益联盟链”,这一尚未被公众所熟知的技术正在悄然进入公益行业,而引入技术的目的近乎一致——解决公益行业公开透明,资金流向问题。做的如何呢?

为了把故事讲好,我们先竭力以一种学霸退散、浅显易懂的方式搞清楚区块链技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当然,如果你就是那位懂得区块链技术的学霸,那么……,请直接下拉)

区块链:按照时间顺序将数据区块顺序相连,形成数据链条,并通过加密保证数据不可篡改和不可伪造。本质上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

举例:区块链是一个记录所有历史交易信息的账本,而其包含的每个区块就是账本的每一页,区块上的交易信息就是每页记录的账目,每页都有一个会计负责记账,任何一个会计在其负责的页面上记录新的账目时,需同时得到其他会计确认,这笔账目才算真实有效并记录在页,再盖上时间戳,时间戳相当于页码,根据页码将所有页装订成为最终完整的账本。账本对所有人公开,但是因为每一页都有加密措施,所以数据是不可篡改的。


区块链的特点:

1、去中心化,分布式多点共识新增数据的数据库。举个例子:小王借给了小李一笔钱,小明作为公证人见证了这件事情,小明就是中心服务器,一旦小明不承认小王给小李借过钱,那这笔交易就有可能烂账;但如果小王借给小李钱的同时,找来了周围所有亲朋邻里见证,这笔交易被众多人记录,即便其中一个人使坏,小王也不用担心对方不认账(拜占庭容错,太深奥…有兴趣可自行百度),这就是去中心化,将数据进行共识后,分布式记录。

2、区块链采用密码学的方法来保证已有数据不可能被篡改,其中包括密码学哈希函数以及非对称加密。举个例子,区块链这个账本中的每一页,都隐含着一个数值,需要特定的公式才能算出来,如果对这一页内容中的数据进行修改,这个数值就会改变,立刻就会被发现;而非对称加密就是有账簿有两把钥匙——公钥和私钥,前者可以用来查看每一笔交易,后者则用来查看每一笔交易背后对应的交易对象个人身份信息。
科普环节结束……

得益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不断“走火”,区块链技术开始迅速爆发,并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大数据认知分析等一同写入《“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当中,也迅速进入了公益行业。


蚂蚁金服:355个公益项目筹款数据写入区块链

2016年7月,蚂蚁金服公益平台率先引入区块链技术,并进行小范围试水,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和壹基金相继将区块链技术引入其在平台发起的项目中。

“公益是支付生活中一个很重要很有爱的场景,我们希望促进公益更加开放透明。将区块链引入公益平台,就像在互联网平台中建立一个邮寄善款的邮局,用户捐赠的每一笔资金都会成为一个包裹,经过每一个环节时都会盖上邮戳,最后送达受助群体手中,从而保证善款的透明、可追溯以及不可篡改。”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高级产品专家胡丹青说道。

作为蚂蚁金服区块链技术支持的第一个公益筹款项目,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发起的“听障儿童重获新声”项目,48812名捐赠人的善款经过平台方、基金会以及执行机构3个环节后,最终进入10名受助者手中,历时12天。

壹基金引入区块链技术的“照亮星星的孩子”项目,其拨付记录一栏中显示,2017年1月22日,善款从壹基金账户拨付给执行机构,后续资金并未显示,而在其“项目进展”中显示,执行机构截至2017年5月31日,共拨付81000元款项,进入该项目资助的30位自闭症儿童家长的支付宝账户,但并未运用区块链技术进行信息录入。

对此,壹基金相关负责人表示:“支付宝在初期的区块链技术试水阶段向公益机构开放两种产品模式:一种是基金会向执行机构拨付资金的单层拨付模式;另一种是公益机构到执行机构再到个人的多层拨付模式;壹基金基于对新技术的尝试考虑,同时结合机构和执行机构伙伴的意愿,选择了单层拨付的产品模式。 ‘照亮星星的孩子’项目由广西柳州星语康复机构负责执行,从2017年3月开始每个月中旬前完成资金拨付到受助者监护人支付宝账户。”

蚂蚁金服相关人士表示:“区块链技术在业界仍旧是一项新技术,我们考虑到基金会还需要有熟悉和适应的过程,所以开放了两种选择。随着公益机构的参与和反馈,目前绝大多数项目都选择了公示到受助者本人。技术由我们免费提供,公益机构只需要在发起项目时选择使用即可,并不会产生额外的业务负担。”

据了解,从2017年3月开始,支付宝将其公益平台上38家公益机构355个项目的筹款数据写入区块链,“筹款数据写入区块链只完成了前半部分,对于筹款之后的资金拨付,我们采取基金会自愿公示的原则,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公益机构使用区块链技术,并进行资金拨付的完整公示,帮助公益行业更加公开透明,但不做强制要求。”上述工作人员说到。

胡丹青表示:“我们也在积极探索区块链技术在公益场景的进一步落地,尝试引入更多参与方及监管机构等,让‘信任的机器’在最需要信任的领域运转起来。”


众托帮:区块链,让公众看到公益最真实的一面

2016年12月7日,中国用户量做大的互助平台众托帮上线“心链”平台(超3亿资金涌入,个人求助成互助平台的“掘金厂”), 众托帮CEO乔克将其定位为:一个公益慈善公共账本,资金的流向都可以追溯,且不可篡改。

“众托帮引入区块链技术,是发挥技术本身去中心化、高安全性、无法篡改、可追溯和资料公开透明的技术特征,解决平台的信任问题。”众托帮首席技术官虞家男说道:“让会员和平台,会员与会员之间的信任可以在区块链技术上传输,用户数据在区块链上实现开放,透明。”

对于“心链”所希望实现的公开透明,虞家男表示,是通过区块链对资金流向的实时公示,让公众更直观地了解公益项目的执行方式和流程,从而解决善款公示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互助资金的拨付信息,对所有公众开放查询。

记者按照平台指引,打开“心链”运营页面,显示内容包括平台用户总数,新增用户加入的时间及互助平台类型,用户年龄分布及区域分布,但对于互助金使用及拨付情况均无法查询。 对此,虞家男表示:“众托帮互助计划的所有公示均在APP上显示,每一笔互助资金拨付,都采取会员均摊,因此未在‘心链’上呈现。”

此外,众托帮与上海绿洲公益发展中心合作,完成了“绿洲食物银行”信息上链,“食物银行通过接入‘心链’平台,实现了对每一笔食物捐赠的公示和溯源,每一个捐赠人都能够清晰的看到食物的最终流向。”虞家男说道:“我们希望通过技术的进步,让公众看到公益最真实的一面。” 
轻松筹:等待数据端口开放的“联盟链”

“钱何时捐赠,由谁捐赠,何时进入基金会账户,筹款善款资金总量,基金会支出用途及资金拨付账户,这些信息经过脱敏处理后将完整的呈现,而且自始至终是由区块链技术自动生成所有数据,不再出现人为记账或反馈资金用途的情况,所有数据一旦生成均不可篡改,避免人为对账以及善款流向不明的问题。”谈及新启动的“阳光公益联盟链”完整运行所呈现的效果,轻松筹联合创始人于亮如上描述。

2017年7月底,轻松筹联合6家基金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北京微爱公益基金会)成立了“阳光公益联盟链”(以下简称:联盟链),目标十分明确:从捐赠人捐赠善款开始,到后期善款拨付给受助方,每一个环节都将记录在联盟链中,并且任何机构或个人都无法更改,公众可以清晰的了解资金从捐赠到使用的每一个环节。

记者随即查看了轻松筹平台上发起的公开募捐项目及个人求助项目,捐赠后,会获得遗传交易ID,但包括在筹的以及筹款完成的项目,均未显示资金的后续流向。

对此,于亮表示:“目前联盟链实际上并未完全启用,对于公募项目,善款进入基金会账户后的拨付流向,必须由基金会开通数据端口,才能实现完整记录和公示,这也是我们联合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初衷,但目前数据端口尚未开放,所以现在的联盟链只运行着一半的功能,一旦将基金会数据端口打通,经后基金会在该项目中的每一笔支出及去向都将自动显示,而对于个人求助项目,我们希望通过与医院合作并连接数据端口,将善款划拨到受助者所在医院,再由医院进行善款拨付,并将相关信息写入联盟链。”

开放端口即可实现联盟链的完整运行,进而达到预期的公开透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技术部主管吴雪娇认为远没有这么简单。“简单的开放数据端口,意味着基金会依旧可以选择性的给联盟链提供资金拨付数据,只有当基金会内部同样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一个私有链,实现内部数据的自动记录,再与联盟链端口对接,才能保证基金会所呈现的每一笔资金拨付情况都是真实有效的,目前搭建一个私有链,成本需要近百万元,这也是我们目前还没有进行数据端口开通的原因。”

而此前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蚂蚁金服公益平台上线的“和再障说分手”项目,同样引入了区块链技术,且在拨付记录中明确展示了对6位受助者的拨付信息。对此,吴雪娇表示:“蚂蚁金服公益平台上线的项目,平台要求受助者需提供支付宝账号作为收款账号,获得基金会授权后,平台方即可获取相关资金拨付到账信息,而轻松筹目前并没有自己的支付平台,是嫁接在微信支付平台中,自身无法获取相关资金拨付信息,而且我们也并不会拨付到受助者的微信账号中,因此只能由基金会开放数据端口,联盟链上才能显示相关的拨付信息。”

“目前大家普遍处于探索阶段,对于使用区块链技术后,后端基金会资金拨付情况如何展示,展示到什么程度才属于公开透明,尚无具体标准,所以并不是简单的开放数据端口就可以实现公开透明的目标。”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秘书长助理兼公众资源部部长朱爱晶补充道。

谈及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初衷,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筹项目中心主任胡伶表示:“一方面希望融合新的技术手段,帮助基金会在互联网筹款方面有较快增长;另一方面,基金会愿意尝试更多新技术,在更好的服务用户的同时,探索公开透明的新途径。”

而对于联盟链未来的发展方向,朱爱晶则认为,首先是囊括更多的参与方,除平台方与基金会以外,还需要增加医院、志愿者等更多环节,在联盟链中所有参与方的地位均等,数据共通,才能形成更为完整的资金流向,实现公益的公开透明;其次,需要更多基金会、公益机构在区块链技术运用过程中,制定统一的披露规则。

“完整的区块链技术,确实可以解决公益行业的公开透明问题,但并不意味着只要使用区块链技术,问题就会立即解决。”朱爱晶补充道。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5718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