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Uber 划分了 21 类性骚扰标准

时间:2018-11-19 15:28 | 作者:左琳 | 编辑:csrworld | 点击:808
更多
如何鉴定自己是否受到性骚扰是件挺困难的事。

Uber 因乘客屡遭性骚扰而被指责,11 月 12 日,Uber 与美国国家性暴力资源中心(NSVRC)和城市研究所一起发布了对 21 种性行为不端与性侵行为的分类报告。

这 21 种分类由轻到重,从 “紧盯或倾靠” 到 “未经同意的性侵”,用于分类的案件来源都是 Uber 收到的投诉报告。

Uber 希望借此让乘客和司机都能明确和量化性骚扰的严重级别,这在后续的维权中能起到积极作用。

Uber 被爆出的性侵事件也不算少,2017 年 11 月,美国 54 岁的 Uber 司机 John David Sanchez 因涉性侵被判入狱 80 年,针对他的指控高达 34 起,他惯用迷药,受害人中甚至还有未成年人。

CNN 在今年 4 月底发布的一篇报道称,过去四年间,美国 Uber 有性侵前科的司机至少 103 人,这些人或被捕、或被通缉、或正被起诉,这些数字此前从未被 Uber 公布,但这次,Uber 承诺会在 2019 年发布首份透明度报告,其中就包括他们收到的有关性侵和其他严重事件的报告数据。

Uber 首席法律官 Tony West 和 NSVRC 发言人 Kristen Houser 说,任何统计数据都是可疑的,而缺乏关于性行为不端的常见定义和方法会使问题复杂化。

而在所有性侵犯案件中,只有 15.8% 至 35% 的受害者会求助于警察,这是因为受害者通常害怕遭到报复,或认为警察无法提供帮助,或认为自己遇到的侵犯还不足以诉诸法律。美国 50 个州的联邦犯罪统计数据中没有关于性攻击的共同定义,也没有对可能不具有犯罪性质的不当行为的共同阐释。

今年 5 月,Uber 宣布使用网约车服务的司机与乘客,可就强奸、性侵犯以及性骚扰等恶劣行为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不会受到 Uber 的强制性仲裁以及相关保密条款约束。此前,受害人只能在保密协议约束下通过仲裁方式私下解决各类投诉纠纷,且不能公开案件并向法院公开提起诉讼。 

这次 Uber 继续利用自己每天数百万次的出行记录,来优化面对侵案件时的处理,以便在骚扰刚一露苗头时就将其扼杀。如果驾驶员对乘客的外表做出不恰当的评论,Uber 就可依据类别准则对司机进行教育,防止其行为进一步恶化,或采取其他补救措施。

Uber 的公告称,正如物理学家 Kelvin 勋爵曾经说过的那样:“如果你无法衡量它,你就无法改善它。” 

在国内,滴滴也面临解决网约车司机性侵行为的难题。特别是自 8 月 “乐清女孩被害” 案件发生后,滴滴推出了一系列的整改措施,但大多偏向预防。

比如对司机进行安全审核、全国 12 个城市通过 “一键报警” 可以快速拨打当地 110 并将定位信息发送至报警平台、在原有的行程录音基础上试行车内录像功能。而不论是司机还是乘客,一旦确实遇到了轻佻的行为,还是无法明确自己究竟要不要报警求救。

我国法律对性骚扰表现形式的界定也未明确。

2005 年 5 月 21 日,北京市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北京市政府起草了《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办法(修订草案)》提请审议,首次以立法形式明确了性骚扰具体形式。

修订草案第三十八条规定,禁止以语言、文字、图像、电子信息、肢体行为等任何形式对妇女实施性骚扰。遭受性骚扰的妇女,可向本人所在单位、行为人所在单位、妇女联合会和有关机构投诉,也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用人单位、公共场所管理经营单位应当根据情况采取措施,预防和制止对妇女的性骚扰。

但一则没有明确解释骚扰的程度,一则当男性遭到性骚扰时无法可依。

虽然各地都在进一步细化,但仍旧只局限于地区,全国没有统一的标准。如《上海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办法》规定,禁止 “以恋爱、征婚、招聘为名或者用其他方式玩弄”,禁止 “非法搜查妇女的身体” 等,但到了北京,这个 “办法” 就不能生效。

2018 年 8 月 27 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规定,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行动或者利用从属关系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但还是没能做出详细解释。

以下为 Uber 报告提及的 21 种行为,其中性行为不端(Sexual misconduct)包括:

紧盯或倾靠(Staring or leering)
评论或手势:询问私人问题(Comments or gestures: asking personal questions)
评论或手势:评价外貌(Comments or gestures: comments about appearance)
评论或手势:调情(Comments or gestures: flirting)
评论或手势:明确的手势(Comments or gestures: explicit gestures)
评论或手势:明确的评论(Comments or gestures: explicit comments)
展示不雅的材料(Displaying indecent material)
未经同意的不雅拍摄(Indecent photography without consent)
征求性内容(Soliciting sexual content)
手淫/不雅曝光(Masturbation / indecent exposure)
口头威胁性侵犯(Verbal threat of sexual assault)

性侵( Sexual assault )包括:

试图抚摸:非性部位(Attempted touching: non-sexual body part)
试图亲吻:非性部位(Attempted kissing: non-sexual body part)
试图抚摸:性部位(Attempted touching: sexual body part)
试图亲吻:性部位(Attempted kissing: sexual body part)
未经同意的抚摸:非性部位(Non-consensual touching: non-sexual body part)
未经同意的亲吻:非性部位(Non-consensual kissing: non-sexual body part)
未经同意的试图性侵(Attempted non-consensual sexual penetration)
未经同意的抚摸:性部位(Non-consensual touching: sexual body part)
未经同意的亲吻:性部位(Non-consensual kissing: sexual body part)
未经同意的性侵(Non-consensual sexual penetration)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808次查看,有0人评论

人物观点
more OPINION
  • 崔子研

    资深公益人,独立撰稿人

  • 褚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

  • 安猪

    公益项目“多背一公斤”发起人

  • 冯永锋

    “自然大学”发起人

  • 公益讲堂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

  • 徐永光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慈...

  • 王兵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 佟丽华

    公益法律服务律师团队致诚的掌门人

  • 王奕鸥

    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原瓷娃娃关怀协会)创始人...

  • 刘洲鸿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

  • 谭红波

    某公益基金会项目高级经理

  • 王克勤

    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发起人;调查记者

  • 孙冕

    关爱老兵基金发起人,新周刊创始人

  • 王振耀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法学博士。历任国务...

  • 梁树新

    微基金发起人,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

  • 杨鹏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国家环保局环境经济...

  • 邓飞

    “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

热点讨论
more TOPIC
回顶部